圈地自萌/生是南极人,死是北极魂

[KN]此去经年FIN

10、

张峥宇换上马甲登录了知乎,回答了一个匿名po主关于“失而复得的感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的问题。

“重新在一起快一年了,中途有过矛盾,也一起出去旅行过,现在又一起挑选装修的材料,安置新家。我们自己也经常会感叹怎么会在一起的,真的很难想象。中间有几年的时间因为一些事情所以一点儿联系都没有,那段时间里我们完全是在各自的人生轨迹里工作与成长。不是没想过自己有天认命了,未来或许会随便讨个老婆来,可偏偏对于能够成为自己老婆的人的设想最后都会变成他的模样。现在偶尔也会埋怨自己,因为不成熟堪堪浪费了好多年,可他说如果那会儿真的在一起了,或许现在也就分开了。”①

“第一次和他还有几个兄弟一起出去的时...

[KN]此去经年09

09、

张峥宇和那凃把喝得迷迷瞪瞪的几个人送上车后和司机客气了半天,再三保证他们绝对不会半途吐出来弄脏了车,司机才不情不愿地拉着几个醉鬼走了。

临近午夜气温也降了下来,偶尔一阵小风吹过甚至带了点儿凉意,但不冷,反而有些舒服。

那凃伸长胳膊抻了下腰,嘴里跟着发出个拉着长调的“嗯”声,听得张峥宇瞬间血液倒冲,差点儿在马路边儿上就“站”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地看向那凃,幽幽地开口:“你故意的吧?”

那凃一时之间不明所以,保持着拉伸的姿势看向张峥宇,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个什么意思,立刻收回了手臂——好在天色足够暗,看不出来此刻他脸上瞬间涌上的赧意:“你神经病吧?!”

两相无言了好几分钟,张峥宇...

[KN]此去经年08

08、

张峥宇强制性地和那凃商量了一番,最后把和几个人聚餐的地方定在了一个口碑尚好的烧烤店——这家店名气不小,只是一般来吃宵夜的人比来吃正餐点儿的人要多,所以他们到的时候还算是清净。

林泽尧起初还一脸的别扭模样,被时烽揉了揉脑袋又哄了一通后才有点儿喜笑颜开,结果等他刚拉上那凃的胳膊,想着和他坐在一起的时候却又被拎了出去。

张峥宇满脸一副“今儿老子做东所以老子说得算”的表情,林泽尧在心底盘算了下各自的武力值后,当即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默默地坐到了张峥宇的下手处。

常译倒是无所畏惧,一手拽着那凃坐了下来,随即十分豪迈地喊了一声“服务员”。

几个人纷纷入了座的当口服务员刚好拿着菜单走了过来...

[KN]此去经年07

07、

以为被尘封的记忆是在毫无准备的状态下瞬间涌入的,让人措手不及。

不管承认与否,张峥宇和那凃两个人着实比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亲密地在一起了好多年。基本上除了上床这种在俩人眼里必须确定了某种关系后才能发生的事情,其余各种暧昧以及过了暧昧界限的事情实际上早都做了个遍。

只差谁先说的那一句告白。

一想就容易想得远了,那凃甩了甩头,像是要把先前脑中浮现出来的记忆全都抛出去一般。

“其实没觉得你现在会是什么样,没想过。”

张峥宇胸腔里胀气似的一阵阵泛着酸和疼,他半低着头,看着面前被自己不知不觉中搅得一团乱的汤羹,语气怏怏地,“对不起。”

那凃摇了摇头,“嗨,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我总想着...

[KN]此去经年06

06、

那凃是相信生活也是有轮回这么一说的,日子过得久了,不一定什么时候一些人和一些事就又会回到原点,兜兜转转地重新再来上那么一遭。

他左手边放着一摞档案,右手边摆着随时做记录的笔记本,看着看着就走了神,待回过神来才发现摊开的本子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无意识地写下了那个人的名字,用笔狠狠在上面涂了黑,几分钟后直接把那页撕了下来,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张峥宇的短信像是闹钟一般开始定时定点地发送过来,也没什么重点,连自己的咖啡被同事喝完了都能成为他的谈资,十分地生活。

他看了一眼张峥宇刚发来的信息,简直和上一条内容差地十万八千里。

——有点儿等不到月底了,要不今晚咱俩先去吃一顿吧。...

[KN]此去经年05

05、

周五晚上约好的游戏局如期进行,那凃到得有点儿晚,等他上来的时候林泽尧他们已经打了三局排位赛了。他打开YY进了林泽尧事先发给他的频道,刚输入完密码就听耳麦里传来了一阵鬼哭狼嚎,手一抖差点儿又把聊天室给退了。

几个人里还数常译眼尖,最先发现了进入聊天室的那凃。他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话,愣装自己是个唱嘻哈的rapper:“娜娜娜娜我的娜,你可他妈是来啦!输得快要掉裤衩,快来加入战斗吧!”

“……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儿,告辞。”

“别啊别啊造作啊,”常译一时摆脱不掉上了身的戏精,“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几个小崽子一直瞎鸡儿打,热切恳请老司机带带我,我的小奶给你摸。”

“……”

“说...

[KN]此去经年04

04、

这晚那凃稀里糊涂地做了个梦,过分的真实令他有些分辨不清,连同着那股说不清、理不顺的情感都冗杂地交织在其中。

好像是回到了几年前,那会儿他和张峥宇还没“分开”,身边儿也还是那些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基友,时烽、林泽尧、常译、杜柯。

梦里他们好不容易一起凑了个假期,也没往远处去,只是在近郊寻了个度假村。张峥宇开了辆奔驰GLS 450,车身重新喷了低调的磨砂黑,结果就因为这车自己被一众人打趣了足有半路之久。

那凃坐在副驾上,一路上眼里透着的精光让人想忽视都不成,到了休息站趁着其他人放水的空档,张峥宇半眯着眼用胳膊肘碰了碰他,他嘴角噙着笑,满心满意地想讨对方高兴:“等回来的时候你开吧。”...

[KN]此去经年03

03、

林泽尧虽然有时话跟不上,但不代表他脑子不好——虽然有时反应慢了一些。对于张峥宇说的“娜娜方式他那都没了”这句话,他简单地进行分析了下,总觉得像是有点儿什么隐情,不过碍于双方都不是能轻易询问的主,所以这点儿疑问他打算先放下去,回头和时烽商量一下再说。

他没立刻回复张峥宇,而是偏了偏头侧过脸去看了看那凃,期间短暂的沉默让他觉得像是等待着个世纪末的回答——好在那凃只是稍微抬了个眼,小幅度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这件事,他尚才呼出口气。

“那我回头把他号码给你短信发过去吧。”

“别‘回头’,这一‘回头’还不知道得多久了,”张峥宇这会儿倒不玩儿客气了,“我这有纸有笔,你说吧,我直接记下来。”...

[KN]此去经年02

02、

可能因为运气好,这天那凃和林泽尧上门服务的几户人家听说他们路上遇到事故纷纷表示谅解,办完手续后还十分自主地掏出手机,让自己家孩子登录服务平台给他们点了个五星好评;有赶时髦的大妈甚至在下面留了言:“两位小同事服务特别到位,因为路上遇到交通事故来晚了一直在和我们道歉,服务一流!”

不用再担心差事办不好,回去的路上俩人的心情莫名地放松了许多,林泽尧甚至把遇到张峥宇的事儿都抛脑后了。

“上门服务实属不易,我怎么觉得好久没这么顺利执行完任务了呢。”

“主要是因为和我出来,换成别人你看看还能不能这么顺利。”那凃一边开车一边笑着回道。

“要不回去我和韩处商量商量,下周还咱俩出勤吧?”

“...

[KN]此去经年(题目可能有变动,暂定一下)——01

☆、工作任职、家庭背景及游戏部分都是瞎写的,不要深究;

☆、大概就是一个没什么情节的破镜重圆的流水账小段子,比较简单,所以时间线也很短,章节长度可能不太一致,都是看心情来的(bu);

☆、#根据名字应该很好猜到谁是谁#系列,照常的私设有,OOC也有;

☆、此去经年,我们还有那么长的路要一起走。


01、

那凃开车带着林泽尧去给困难人群做上门办理户口和身份证的服务,一路堵车堵地他想爆粗口。

更可恨的是眼见就要下高速的时候交通又瘫痪了,十分钟了愣是没往前再挪动半分——后边儿好几辆车因为不知道前边的情形一起按着喇叭,噪音简直响破天际。边儿上已经有急性子的车主下车看是什么情况,那凃也摇开...

1 / 12

© 游嘉 | Powered by LOFTER